• WAP手机版 RSS订阅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
熊梦一生

48 郝文礼 相思难耐

时间:2021-03-13 13:31:07   作者:五彩湾   来源:www.9969xs.com   阅读:792   评论:0
我们对《言情小说网》地址不定期更改,收藏《言情村www.yanqingcun.com》永久不丢失!
  48 郝文礼 相思难耐

  郝文礼认了田军为干儿子后,把对沈文章满腔的思念就化为了对这孩子的无微不至地关爱上了。他常常过来看看,还时不时地给田军买些东西。

  田军对自己的亲基本上是敬而远之,那田如金平日里舍不得在孩子身上花钱,又不常在家陪着。但是现在这个干爹不一样,郝文礼总是对着他笑眯眯的,说话和和气气,还常常给他带一些礼物,慢慢的他就觉得自己更喜欢这个干爹了。

  田军性格内向,不太爱说话,再加上身材胖些,就有些自卑,在学校有时就被人欺负。他没有什么好朋友,只有同桌吴蓓蓓,一个大大咧咧的女孩对他还好点,有时虽然也开他的玩笑,但是有人惹田军时,吴蓓蓓就敢跟人对着干,来保护田军。

  田军也不傻,知道吴蓓蓓喜欢他,但是他对吴蓓蓓就是没有什么感觉,他后来发现,不是因为吴蓓蓓的长相或者性格,他是对所有的女生都是一样,没有什么感觉。有时,他听别的男生在一起聊天,说哪个女生漂亮,哪个性感,他也是没有兴趣。

  有一次,他听到人家悄悄地说梦见哪个女孩了,还跑马遗了,大家都笑了。他心里一颤,他想到了最近的一次梦遗的经历。

  那个在梦里出现的人,不是哪个女孩,是一个中年大,胖胖的身子,圆圆的脸,好看的笑容。在梦中,这个虚虚的影子就向他慢慢地走来,越来越近,脸也变得越发清晰。忽然,变成了自己干爹郝文礼的脸,笑着,深情地看着他,向他伸出手来。

  那一刹那,他的火山就喷发了。他也在半夜惊醒了,望着窗外那一轮圆月,似乎也变成了郝文礼圆圆的脸,在对着他笑。他摸着两腿间那一片湿了的地方,心里居然有了一丝甜蜜的感觉。

  他隐隐约约地感到,自己和别的男孩不一样,他喜欢他这个新认的干爹,开始强烈地思念起郝文礼来了。每一次看到他,对着自己笑,他就内心欢喜。他给自己的每一个礼物,都非常小心地保存着。他没来时,他就看着这些东西傻傻地笑。他发现自己就像是一个陷入了爱情陷阱的人,他看到那些描写爱情的诗句,就想到的是他和郝文礼在一起的时候。

  有时候,郝文礼来家里吃饭,看他写作业,身子离他近了,他都拼命地去嗅郝文礼身上的味道,他头发和身体的淡淡的汗味或是刚刚洗过的香皂洗发水的味道,都让他眩晕,让他沉醉。他心里感谢上天,把郝文礼这个礼物送给自己。

  郝文礼每次来,都鼓励他要好好学习,争取上一个好大学。这些话,对田军来说,那就像兴奋剂一样,他学习的干劲更大了,他似乎在为郝文礼而努力的学习着。

  有一次,郝文礼说:“你要是考上名牌大学了,我到时可以满足你一个心愿,什么都行,只要我能办到的。”

  田军听了,心里暗暗喜欢,说:“干爹,你可不许反悔,如果我上了名牌大学,我想要什么都行?你都能满足?”

  郝文礼哈哈的笑,说:“那当然,只要你这个小家伙别太难为我。”

  田军有自己的主意,就说:“你说定了,不会难为你的,到时候你一定要说话算话。”说完,还调皮地说:“要不,咱们拉个勾吧。”

  郝文礼笑了,说:“还拉勾?你还怕干爹不认账?”说完,对田如金说:“看看咱儿子,看来是憋着劲想www.yanqingcun.com大礼物呢。老田,你说我这个勾拉不拉呀?”

  老田在一边笑了,说:“小孩子的话,还当真呀。”

  田军马上说:“当真,一定当真,我一定要考上。来,干爹,拉勾。”

  郝文礼笑了,说:“为了咱儿子上大学,我来拉这个勾。”说完,就和田军手拉了勾。

  那田军笑着说:“拉勾上吊,一辈子不改变。”

  郝文礼说:“你说错了,是拉勾上吊,谁也不许变。”

  田军笑着说:“现在到我这改了,就一辈子不改变。”

  郝文礼和田如金就哈哈大笑说:“你就努力吧,先考上再说。”

  没想到,田军还真做到了,他高考成绩很好,考上了上海复旦大学,那是他梦想的大学。

  田军来的郝文礼的宿舍里,对郝文礼说:“干爹,为我庆祝一下吧。”

  郝文礼笑了,说:“当然得庆祝,叫上你爸,咱们摆酒席,请客。”

  田军说:“那今天咱们先小小喝一下吧。”

  郝文礼说:“臭小子,你能喝酒了吗?”

  田军说:“我已经十八了,可以了。”

  郝文礼说:“好,去哪喝?”

  田军说:“你给钱,我去外面买点,咱们就在你这里喝吧。”

  郝文礼就给了田军一些钱,一会,田军就拎着些酒菜进屋了,收拾一番,上桌就喝起来。几杯下肚,那田军就上脸了,红扑扑的脸蛋,一脸粉嫩。郝文礼一看,就劝他少喝点。

  田军一手撑着脸蛋,看着郝文礼,就说:“干爹,你拉勾的事还算不算?”

  郝文礼笑了,说:“大人说的话,哪有不算的,何况还拉勾了呢。你说吧,想要什么?”

  田军说:“干爹,我,我想……”

  郝文礼一看他有些害羞,就说:“什么呀,不要不好意思,再贵我也给你买。”

  田军把脸凑过来,一字一句地说:“我-想-亲-你!”

  “什么?”郝文礼说:“你说什么?”

  田军眼睛红了,眼里有些眼泪,说:“干爹,我想你,我喜欢你,我知道这样不对,但是我就是控制不住自己,我想这个已经很久了。”

  郝文礼说:“孩子,你喝多了。”

  田军站起来,走到郝文礼跟前,泪流满面地说:“我没有喝多,我清醒的很。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我就开始喜欢你了,你来看我,我就高兴,你没来,我就想你,我就看那些你给我买的礼物。当和你说拉勾后不许变时,我的愿望那时就想好了。”

  郝文礼吃惊地说:“那时候,你就……”

  田军哭着说:“是,那时我就想亲你。”

  郝文礼说:“我以为你想要什么贵的东西呢,那不行,不行!”

  田军过来,双手把郝文礼的胖脸一捂,倔强地说:“我不管,你拉勾了,就得兑现。”说完,就把一下子按在了郝文礼的上。

  郝文礼一急,一把推开他,说:“孩子!田军!你不能这样!”

  那田军被推了个趔趄,站稳了后,呆呆地看着郝文礼,眼泪刷刷地流。

  郝文礼想劝劝他,就说:“田军,你听我说,你可能……是错觉了,你还年轻,你将来还有喜欢的人的。我不是……也不应该是……你要找的……那个人。”

  听他说完,默不作声一阵,忽然田军一转身,跑了出去。

  郝文礼双手把自己的脸一摸,舌头舔了一下嘴唇,心里想到:这小子怎么就像沈文章当初一样?

标签:熊梦一生  48  郝文礼  相思难耐  五彩湾  熊熊  言情小说网  www.1069xsw.com  www.9969xs.com  
相关评论

言情小说网 - 好书与您共享!

本站所有小说均为网络收集,版权为原作者所有,若侵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。